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金萱 > 腹黑小俩口(下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腹黑小俩口(下)目录  下一页


腹黑小俩口(下) page 8 作者:金萱

   
  欧阳慕凡转身将冰冷的目光落在那个人的脸上,又缓缓在聚集的民众身上转了一圈之后才开口,「我欧阳慕凡的夫人岂是可以随便任人评论置喙的?这只是个小小的警告,以后若是再让我听见什么污言秽语,休怪本公子心狠手辣。」

  他的声音平缓,却听得大伙儿一个个不由自主打起寒颤,因为他们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慕凡公子虽然没有官阶在身,却有一把皇上御赐能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,想斩人头那绝对是抬抬手的事。

  想到这儿,一些胆子小的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。

  这些人有什么想法或反应欧阳慕凡根本不在乎,说完他要说的话之后,便径自带着始终一脸盈盈笑意的新婚夫人进了府邸。

  朱红色的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,前来看热闹与寻答案的百姓们这才如梦初醒。

  没多久,有人弱弱地开口,「听见没?慕凡公子说那是他的夫人。」

  「听见了。」有人喃喃地回道。

  「所以慕凡公子真的成亲了?」又有人喃喃地说。

  四周顿时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,然后——

  「啊!」

  一声惨叫声突然从人群中响起,接着便是接二连三、此起彼落的惨叫与哀号声,他们叫喊的内容都差不多——

  「啊——我的银子啊啊啊——」

  欧阳慕凡带着新婚夫人回京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,不过半天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与深宅内院。

  大街小巷里人们的反应大多是欲哭无泪,只有少数赌赢的人感到狂喜。

  至于深宅内院里的反应也分成两种,一种是做娘做长辈的反应,他们大多是沉默或摇头叹息,另一种则是待字闺中的姑娘们的反应,她们大多伤心难过、愤恨不平,有一些甚至还升起了妄想与歹心,认为欧阳慕凡肯定中了什么圈套,她一定要想办法救慕凡公子,将那个恶毒又无耻的女人除去。

  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怎么想或是有什么反应,欧阳慕凡和舒曼曼都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因为只要那些人别真的付诸行动来烦他们就行。

  不过夫妻们可以不理会任何人的想法与反应,却无法对欧阳家的反应置之不理,欧阳慕凡还是想给舒曼曼一个比较完整的婚礼,用以杜绝百姓们的悠悠之口。

  休息了一晚上,隔天早上用完早膳后,欧阳慕凡招来四大护卫之一的卫林,询问欧阳家那边对于他的回归有何反应。

  「老爷在书房里关了一晚;老夫人很生气;夫人一贯明面上柔声劝慰,暗地里搧风点火。」

  「我爹关在书房里一晚都在作什么?」

  「坐着发呆或是看着公主的画像发呆。」

  欧阳慕凡沉默了一会儿,才道:「你让卫山派人去通我爹,三日后我会带媳妇回去补拜堂成亲,问他需要准备什么,如果觉得时间太赶人手不够用,就让他们府里的下人过去帮忙。」

  补拜堂成亲?

  卫林额角一跳,不自觉瞄了一眼同样在书房里,正坐在窗前上看书的少奶奶,见她一脸如常毫无反应,这才松了口气,同时感叹这对夫妻果然是天生一对,竟能如此平静又理所当然的说出和做出这种事。

  「属下遵命。」

  卫林离开书房后,舒曼曼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欧阳慕凡,发表她对补拜堂成亲的意见,「其实根本用不着多此一举。」

  「我得让你名正言顺,不能让人拿这事做文章,说你的闲话。」欧阳慕凡走到她身边,坐到椅榻上后伸手将她拥进怀里。

  「关于我的闲话肯定多得是,也没差这一、两个。」舒曼曼向后靠进他里,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  「其他事我可以不介意,但名分很重要。」欧阳慕凡严肃的道。「成亲拜堂上祖谱就跟登记结婚一样,只有这样你才能名正言顺的行使一切身为我夫人的权利,然后理直气壮的叫那些质疑你的人闭上嘴巴。」

  「做你的老婆原来还有叫人闭上嘴巴的权利?」她觉得有些好笑。

  「当然,你忘了我是西兰国鼎有名的慕凡公子,手握尚方宝剑可斩一切贪官污吏与恶徒,敢对我夫人出言不敬者,个个都是恶徒,死不足惜。」欧阳慕凡似是在开玩笑,但语气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冷漠与无情。

  「你到这世界后杀过人?」舒曼曼轻声问道。

  他抱着她,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答道:「杀过,而且还杀过不少,怕吗?」

  「不怕。」她毫不犹豫的回道,然后意外发现自己说的是真的,而且一点都不勉强,她略微一想就知道原因,她伸手握住他圈在她腰上的大手,坚定的道:「你这个人向来喜欢讲道理,能出口绝对不会出手,让你大动肝火到亲自动手的事向来少之又少,咱们都来自一个尊重生命与自由的世界,了解生命的宝贵与价值,这样的你却还动手杀人的理由只有一个,便是那些人是真的该死,死不足惜。」

  欧阳慕凡将额头轻抵在她肩上,嗓音有些沙哑的道:「谢谢。」

  舒曼曼的心突然软到不行。「你是不是一直在为自己杀人这件事自责不已?」

 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。「他们都是生命,有父母,有妻儿,有时候我还会梦见那些人睁着灰白无神的双眼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们,梦见他们的父母妻儿哭喊着要我还他们儿子、相公、爹来的恶梦。」

  「你真是个傻瓜,干么要为杀了该死之人而感到良心不安?你又不是吃饱闲着拿杀人当做消食运动。」她愤愤不平的说,瞬间就把欧阳慕凡给逗得闷笑出来。

  舒曼曼在他怀里转身面向他,伸手捧起他带笑的脸,迅速在他唇上落下一吻。

  「你比较适合义无反勇往直前,不适合钻牛角尖。」她认真的告诉他。

  欧阳慕凡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,迎上她坚定不惧的眼神,还有隐藏在眼底的淡淡担忧,感觉近年来一直包围着他、啃咬着他良心的罪恶感,似乎在这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。「谨遵夫人之命。」他加深笑意,用更为热情的吻回应她对他的信任与情意。

  第十三章  京城水深想独善其身太难(1)

  将三日后要拜堂成亲的事宜丢给欧阳家去准备后,欧阳慕凡回到京城第一个要拜见的人自然是在宫里的皇上舅舅。

  他其实也想要带舒曼曼去让舅舅看看,无奈皇宫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自由进出的,还得等宣召才行。

  至于他自己是拥有能自由进出皇宫的权利的,若回京不主动点进宫面圣那肯定是不行的,所以他只能将爱妻留在府里,自个儿先进宫一趟。

  「臣拜见皇上。」

  「免礼免礼。」皇帝不耐的摆手道,又朝他身后看了看,随即皱眉问道:「你这小子怎么一个人进宫,你的新娘子呢?怎么不带进宫里来给舅舅瞧瞧?」

  「皇上舅舅,你这里可是皇宫大院,又不是普通人家的宅院,没有宣召或手谕,慕凡怎敢随便私自带人进宫?」

  皇帝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「你连私定终身,不声不响就娶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做媳妇的事都做得出来,还有什么不敢的?」

  「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,不能混为一谈。」欧阳慕凡摇头晃脑的答道。

  「一样都是让人想狠狠教训你一顿的事,有什么不同的?」皇帝不满的哼了一声。「站在那里做什么?坐下来说话!」

  「谢皇上舅舅。」欧阳慕凡咧嘴一笑,接着又换上不服气的表情,为自己辩解道:「皇上舅舅,慕凡又没错事,干么要被教训?拥有可以选择媳妇的权利不就是皇上舅舅给慕凡的吗?慕凡不过是从善如流。况且当初慕凡都说了,慕凡娶媳妇是凭感觉的,家世好坏不管,只管喜欢。这会儿人都娶了,皇上舅舅怎么又跟慕凡说什么门当户对了?」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