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寻 >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目录  下一页


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 page 24 作者:千寻

   
  主子爷的回答让季方猛点头,证明主子所言无误。

  「宅子是你以半价让给我的?」

  「对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在你为我做完三件事之后,恩就报完了。」

  「我报的是陆叔叔、陆婶婶的恩。」

  陆叔叔、陆婶婶?爹娘跟他很熟吗,攀哪门子亲戚啊?「不必,这宅子我不会还你。」「没要你还。」

  「再过几个月,我会把缺的银子奉上。」

  她的话让他垂下眉毛,分明一句话都没说,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,可陆溱观却在他身上看见……可怜?

  可怜个什么劲儿?他是蜀王耶,是最最尊贵的王爷,是被人民封为战神的英雄人物,他可怜?那天底下男人还要不要活了。

  「既然你提到我爹娘,很好,让我们把话说清楚,第一,我非常讨厌你,若不是为了救你的妻儿,我爹娘不会死,我的际遇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,懂吗?」

  「懂。」

  「第二,我明白不是你的错,大夫治病是天经地义的事,扯上夺嫡之争与你无关,我也知道迁怒是不道德的,但我无法做到不迁怒,所以不愿意见到你,不愿意让自己变成不道德的人,能理解吗?」

  「能。」

  「非常好,我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,虽然都住在蜀州,但我希望能够尽量避免见面,即使不小心遇见,也装作不认识,行吗?」

  这句话,贺关没应答。

  她没耐心等他反应,直指着自己家门说:「这是陆家大门,我热切盼望,任何和贺家有关的人,都不要进去,办得到吗?」

  贺关又无法回答了。

  他办不到,因为里面已经有两个「与贺家有关」的人。

  她与一脸严肃刻板的他对视,通常他这号表情会令人害怕,但她不怕他,她死命盯着、认真瞪着,只要他敢做出一点点反对的表现,她就会让他好看。

  可是,他迟迟没做出会让她满意或生气的表情,就只是直愣愣地看着她,还有几分呆。

  在外人眼里,他这眼神叫作深情款款,叫作落花有意,可在陆溱观眼里,却叫作打死不认错,惹得她更加火大。

  「没听清楚?要我再说一遍?」陆溱观寒声问。

  「听清楚了。」贺关回答,乖得像个被夫子教训的孩子。

  「很好,走吧,永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。」撂下狠话,她转身走进「陆家大门」,心里还想着,有种就给她进来,她一定会让他后悔。

  幸好,贺关没有后悔的机会,在她关上门的那一瞬间,他也走了。

  他的心情很沉重、很不好,他早就晓得她痛恨自己,早就知道自己不杀伯仁、伯仁因他而亡,他必须承担过错。

  他早就知道、一直都知道……只不过怎么就非要撞上南墙?只不过即便撞墙,他也……不想回头。

  第七章  阿璃找上门(1)

  一只、两只、三只……十三只小猪崽从母猪肚腹中顺利取出来,一层层缝口结束后,经过两刻钟,母猪才微微动了动脚。

  对于麻沸散分量的掌握,陆潫观越来越熟练,而手术过程也越来越顺利,那是因为她天资好,也是因为爹娘教得好。

  她的爹待娘尽心,愿意为娘做一些天理难容的事,包括——买尸体。

  匪夷所思吗?有一点吧,谁让别人家的妻子喜欢衣裳首饰,她家娘亲却热爱解剖,数量最多的时候,家里曾经有六具男女尸体,娘管他们叫「大体老师」。

  娘说:没有他们的奉献,我们无法理解人体构造,学不好手术,便不能以医术救活更多的人。

  陆溱观的朋友,十岁会女红刺绣、琴棋书画,但十岁的她,却是把人体构造牢记在心,在娘的指导下,开始在大体老师身上进行学习。

  娘常摸着她的头说:我家溱观真是天才。

  爹娘以她这个女儿为荣,从不因为没有儿子傍身为憾。

  是她太蠢,蠢得让自己甘心做一个蠢人。

  魏旻和采茵帮忙,把开完刀的母猪送回「单人病房」,水水来来回回、一趟趟把小猪崽送到隔壁另一只之前生产完的母猪身边,一寻到奶头,小猪崽就迫不及待吸吮着乳汁。

  「姑娘,这么多只小猪,咱们真养不了,要不卖了吧?」采茵看着越来越拥挤的猪圈道。

  水水巴巴地望着娘亲。

  陆溱观问:「水水舍不得?」

  「嗯。」水水垂头,她就是重感情。

  采茵说:「要不,把母猪和小猪崽卖给茵姨的朋友,他家可大着呢,别说养几十只小猪崽,养几百只都行。」

  前年御厨有意见,说是从外头买回来的肉品良莠不齐,会影响菜品,去年卫总管便在櫂都外的庄子加盖一座大牧场,养鱼养猪养羊,也圈上一群鸡鸭鹅。

  「有空可以去看看他们吗?」

  「当然。」

  水水终于笑了,点点头,黄昏的太阳照在她粉嫩的小脸上,更显得她灵动可爱。

  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,她开心,陆溱观放心,连不爱笑的魏旻也跟着勾动嘴角。

  砰砰砰!有人敲门,采茵与魏旻对上一眼,他们家很少有访客。

  魏旻抢步到门边,打开,视线与阿璃直接对上。

  两人都呛了一下,接着同时别开目光,立刻装不熟。

  「谁来了?」陆溱观问。

  魏旻闪身,水水看见阿璃,一声惊呼,往前飞奔,跑跑跑、跳、抱,一气呵成。

  这时候必须郑重强调,经过这段时日,阿璃健身有成,他非但没有被水水扑倒,还稳稳地接住她、抱住她,让小胖墩的双脚离了地。

  怎样,他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吧!

  陆溱观皱着眉头看着阿璃,他的鞋子掉了、衣服乱了,堂堂蜀王世子,身边竟没人跟着?

  进屋后,阿璃咕噜咕噜接连喝光四、五杯水,显然渴得厉害。

  放下茶杯,阿璃满足地喟叹,「观姨,我终于找到你们了。」

  终于?陆溱观一脸不解地望着他。

  「是我逼季方想办法带你们到这里定居。」他开门见山地道。

  这种事没什么好隐瞒的,他敢做敢当,不像「某位王爷」只敢偷偷关心,啥鸟事都不敢摆在明面上。想着,他又看魏旻和采茵两眼,哼一声,满肚花花肠子,何必,做人真诚些不好吗?

  「然后?」

  「老头子不许我来见你们,我就自己找来了。」

  陆溱观明白了,贺关知道她迁怒,知道她不想见他,于是很听话的照做。

  照做是好事,可是不知为何,她竟感到抑郁烦闷,她不得不承认,自己是个难搞的女人。

  「所以小……小公子离家出走?」采茵问,一颗心吊到半空中。

  这会儿,王府里该闹得人仰马翻了吧?

  「我想去哪儿还需要跟谁交代吗?」阿璃冷哼一声,警告地瞥了采茵一眼,警告她,要是敢惹他生气,他就把她的身分掀出来。

  「你又怎么会弄得满身狼狈?」陆溱观问。

  「我碰到几个死小孩,一言不合,他们放狗咬我。」

  这个仇肯定要报,但不会假手他人,他的武功会练得比老头子更好,早晚他会让那群死小孩知道,招惹上不该惹的人,下场会有多惨烈。

  陆溱观叹道:「我让人送你回去好不?」

  「不好。」他暂时不想看见老头子。

  他成功绑好两只鸡,出门前,高调地把鸡吊在老头子的书房前,不晓得老头子会不会被活活气死?

  想到这里,他既得意又兴奋。听过青出于蓝吗?他们父子就是如此。

  「我要住在这里。」阿璃宣告。

  陆溱观还没来得及开口反对,水水抢先一步开心的拍手大叫,「好啊、好啊。」

  既然女儿热烈迎客,她只能叹气接受。「采茵,烧点水给阿璃洗澡。魏旻,你上一趟蜀王府,通知王爷,阿璃在我们这里,再问问什么时候派人过来接。」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