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寻 >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目录  下一页


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 page 27 作者:千寻

   
  钱大人伸手挡在门口,心想他们一走,事情哪还能掩得住,那些个和自己有仇的,一个个都睁大眼睛、想方设法揪出他的错呢。

  他暗自忖度,身边有十几个护院,定能将人留下,于是他指着魏旻的鼻子道:「爷没开口,你们敢走?」

  魏旻冷眼看他,嘴角微微地勾了一下。

  「来人,有刺客,快把人拿下——」

  陆溱观眉头一皱,这是恩将仇报呐。

  「可知爷是谁?」魏旻淡淡一句,威严气势尽现。

  但在他怀中的陆溱观却忍不住想笑,原来他也可以讲这么长的话。

  「是谁?」

  「魏旻,蜀王府。」锐利目光射出,冷笑衔在嘴旁,他的话不多,但表情把所有话全说了——想留人,也得看你有没有胆子。

  果不其然,钱大人胆子不够大,听见蜀王府,指着魏旻的手指开始发抖。

  他居然是蜀王府的人?寒意瞬间从脚底窜起,他指控蜀王府的人是刺客,那蜀王府会指控他什么,叛国?

  钱大人反应相当快,在魏旻踏出门槛的瞬间,立刻扯开嗓门道:「陆大夫放心,下官一定查明事实真相,严惩凶手。」

  陆溱观仍旧虚弱,但听见钱大人改口,还是忍不住笑了。「魏旻,狐假虎威,做得好。」

  她认定魏旻拿王府头衔唬人,殊不知他是怒火上升,不小心说溜嘴,没办法啊,这是身为王府人的骄傲,他们就是喜欢三不五时亮亮身分。

  第八章  王爷受重伤(1)

  魏旻带着陆溱观要回王府,路上药效发挥作用,她身上的毒解了,神智回笼,精神恢复些许,只是身子仍然疲软无力。

  无碍的,睡一晚就好,今天够折腾的了。

  可是当他们走到王府门口,却发现王府灯火通明,人车往来频繁,不时有人在大门口进出。

  深更半夜的,又不是青楼妓院,怎会这般热闹?

  陆溱观满头雾水,魏旻却是脑袋轰的一声,表情更显严肃,那人竟选在今夜动手?该死的巧合、该死的知府、该死的蠢妇!

  他脚步飞快往里冲,王府下人见到他,也不拦阻,反倒一个个对他躬身行礼,唤道:「魏爷。」

  陆溱观错愕的看着魏旻,这些下人的态度这样尊重,口气如此谦恭,莫非……一个念头蹦地跳出来,她顿时感觉到一股火气往上窜。

  魏旻不理会迎面而来的下人,一颗心焦躁难安,他压根忘记自己还抱着陆溱观,迳自往王爷院落走去。

  远远地,陆溱观看见季方和济世堂的庄大夫,扯扯魏旻的衣服,逼着他回神,她挣扎着下了地,刚站定,庄大夫和季方便快步迎上前。

  她问:「发生什么事了,王府里头有人生病?」

  「王爷被人横腰砍一刀,极深,见到肠子,怕是救不了了。」

  庄大夫刚把话说完,季方想起陆溱观在家里给母猪切肚子、缝肚子的事儿,如果姑娘有这等本事,那么王爷……希望升起、笑容微勾,可不过短短两息,他的嘴角又往下拽,他没忘记姑娘有多气王爷,还让王爷永远别出现,她会不会见死不救?

  为降低她见死不救的机率,季方接口道:「今晚府里闯入一拨刺客,其实那些人不足为惧,王爷早有安排,定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。

  「可是姑娘把水水和小世子送回来,王爷只好拨出一大票人过去保护他们,没想到来人武功高强,王爷一不小心着了道,府里已经请来了七、八个大夫,可他们一个个都说王爷没救……」他刻意强化她的罪恶感。

  陆溱观无遐多想季方这么说的用意,对魏旻说:「扶我进去看看。」

  扶?那得走到什么时候?魏旻把药箱往季方身上一抛,再次将她抱起。

  他不介意当人力车,而陆溱观无力反驳,三两下功夫,她被送到贺关床边。

  贺关的情况严重,但他运气够好,这么长一刀,竟没有切到大血管。

  陆溱观看着像座山般高大的男人,如今脸色苍白、虚弱地躺在跟前,一动不动失却生气,她莫名心慌。他于她只是个陌生人,真的不太熟,若非要攀出两分关系,他们之间的关系该是……嫌弃、旧恶、心结。

  可是嫌弃、旧恶、有心结的陌生人,在眼前无助地昏迷着时,她竟有说不出口的压抑恐惧,她害怕了。

  「能救吗?」魏旻问。

  强行压下惊惧,吞下不该存在的哽咽,陆溱观对季方和魏旻说:「有救,情况有点棘手,但不是没有半分把握。」

  站在两旁的大夫瞠目结舌,像见鬼似的盯着她。

  她就是最近櫂都颇有几分名声的陆大夫吗?可她的能耐不是妇科吗?了不起卖几瓶药丸,但王爷是男的啊,难不成她还能唬两句宫寒吓吓人?

  分明是救不得的伤,她竟敢说有得治,真真是好大的口气,想扬名,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,这可是蜀王爷呢,弄不好会满门抄斩的。

  但这会儿没人出声反对,一来是气氛已经够凝重,里里外外的府卫一个个凶神恶煞似的,要是话没说好,大刀砍下来,怕是自己得死在王爷前头。

  二来大伙儿正愁找不到机会躲掉这场灾祸,现在有个脖子硬、肯顶缸的,感激都来不及,谁还会傻到出言讽刺?喜欢出头就让她出头吧,反正头长在人家的脖子上,现在最重要的是找机会走为上策。

  一名颇有些年纪的大夫站出来,对陆溱观道:「姑娘医术高明,尔等万万不能及,既然姑娘能治,王爷就麻烦姑娘了。」

  一名中年大夫接话,「姑娘还得为王爷治伤,咱们快点离开,免得耽误。」

  紧接着一个个拱手,恭维两句、落荒而逃,三两下功夫连个影儿都看不见。

  他们的背影让季方气得双眼发红,要不是这会儿没时间生事,他恨不得把这些人都抓起来暴打一顿……算了,先记在帐上。

  陆溱观没心思理会他们,吩咐道:「再给我两张桌子,把三张桌子并起来,铺上干净的床被,将王爷挪到桌上。」

  「是。」众声齐应。

  「取几坛烈酒,魏旻,你负责环境消毒,让采茵过来帮忙,我的手术刀也要消毒。」平常她练习手术时,也会顺道教两人相关的知识,他们是她最好的帮手。

  「是。」

  「季爷,我欠缺体力,你让人把人蔘切碎,熬得浓浓的,每半个时辰送一盏进来。」

  季方也看出陆溱观身子不对劲,在这种情况下,她还愿意出手救人,他感激涕零,连忙应声,「是。」

  「准备好担架,腾出隔壁房间,待会儿你看看魏旻是怎么做的,那房间也要像这屋子一样彻底消毒。动完手术后,会直接把王爷送过去安置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季方领命下去,众人分头行事。

  不多久,所有东西准备妥当,贺关已经移至桌面上,采茵站在陆溱观的右手边,魏旻站在对面,陆溱观深吸口气,朝两人点点头、开始进行手术。

  从贺关腹间横过的那一刀,砍得够深、够长,外露的肠子也有些损伤,陆溱观必须慢慢修补,一层层缝合,她把准备的羊肠线全用上了,才结束手术。

  幸好贺关身体底子够硬,手术过程比预想中要好得多。

  把贺关安置到隔壁房后,陆溱观深吸气,力量像被人抽干似的,累得两条腿直打颤,眼前一片晕黑,在采茵的搀扶下,才能走出屋子。

  方才挪房间时没注意,这会儿陆溱观才发现,阿璃和水水双双坐在台阶旁。

  水水睡倒在阿璃腿上,身上裹着小棉被,阿璃眼下一片墨黑,显然是整晚没睡。是担心吧?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