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寻 >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目录  下一页


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 page 29 作者:千寻

   
  「和平山搜过。」

  「老夫也深感怀疑,但猎犬目标清楚地朝和平山方向跑,爷可知道,有些民族会将屋子建在地底下?」

  听到此言,贺关有了联想。

  去年卫总管发现有人大量从外地运粮进蜀州,原以为有新商家打算加入商行竞争,可来回巡视过几遍,都没发现新粮铺,且粮米价格没有变动,而自家粮铺生意正常,正奇怪那些粮去了哪里……

  「二爷打算……」

  「老夫想以贺盛为饵,先在和平山里埋伏一支军队,再于府内重新布置,待部分逆贼闯入王府拯救贺盛时,军队便循着盗匪下山路径上山。」

  在名单尚未曝光之前,贺关已经猜出,就算有江湖人支持贺盛,数量不会太多,虽说他想要举事、覆灭朝廷,手下可用之人就少不了,但太平盛世,有能耐本事的,基本上都混得不差,谁会跑去落草为寇?

  因此贺盛能够聚集的,不过是些乌合之众,只要多数武功较好的江湖人出洞,剩下的便不足为惧,让专掏鼠窝的军队上山,肯定能抓到不少硕鼠。

  两方一起动手,定能将贺盛的幻想一举歼灭。

  「上回本王轻敌,此次……」

  「这次有陆姑娘帮忙,定能让那些人有来无归。」

  「溱观?」贺关不解,关她什么事?

  说到陆溱观,文二爷突然兴奋起来。「爷不晓得吧,陆姑娘与莫老怪有关系。」

  现在他只要一想到陆姑娘,就忍不住想大喊一声「天呐」,这是想芝麻却送来一颗大西瓜呀!

  「讲清楚。」

  文二爷从怀里掏出魏旻带回来的紫色药瓶和药粉包,送到主子跟前。

  「这是钱大夫人用来放倒姑娘的迷药,迷药很普通、不难找到,难的是陆姑娘居然用起魂丹来解毒,起魂丹能解百毒,还能强身健体,这是莫老怪最得意的药方之一,魏旻告诉老夫,此药是姑娘亲手所制,那么……」还用说吗?她肯定和莫老怪关系匪浅。

  想至此,文二爷笑得嘴巴都要咧到后脑杓了。

  「莫老怪?」贺关没听过他。

  「他有一身好医术,曾有传言,只要是他想救的人,连阎王都收不了,可真正认识莫老怪的人便晓得,他治毒的本领比医术更高明,所以更正确的说法是,他想杀的人,阎王不收都不行。

  「有这样的本事,自然是人人吹捧,可他性子古怪,神龙见首不见尾,与人治病只看心情,当年老夫不过有机会与莫老怪学几日医术,一手医技便能在不少地方横行,而陆姑娘能炼制起魂丹,肯定在他身边学过不少时日。」

  贺关明白了,难怪她敢放弃程祯、敢展翅,原来她有丰富羽翼,只是深藏而已。

  「爷,我找姑娘谈谈?」文二爷问。

  「可。」

  得了令,文二爷笑得眼睛眯成线,有陆姑娘相帮,不仅仅是如虎添翼,这下子有恩报恩、有仇报仇,爷身上那一刀,他会让他们百倍千倍还回来。

  惹谁不好,敢招惹他们家主子!没探听清楚吧,他们这群人不仅仅是跟着主子爷水里来火里去,革命情感深厚,他们谁没受过主子再造大恩,主子就是他们的活祖宗。

  文二爷年纪大、阅历深,不像季方和魏旻那种小家伙,见爷清醒就哭鼻子,他感激感动,脸上依旧挂满笑意,彷佛没发生啥大事,但一个转身,想到爷的伤口,他弥勒佛似的笑脸上便出现一丝狰狞。

  第八章  王爷受重伤(2)

  陆溱观清醒后,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睡了将近八个时辰。

  起身吃过饭,她打算去看看贺关,不料文二爷上门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靠近陆溱观,他细细观察她的脸。

  她的眉毛弯秀没有太多杂毛,有这种眉毛的人重情义。

  她的双眸清澈明亮,两眼细长,眼尾微微上翘,此为益子面相。

  她的额头圆滚饱满、额角有发,耳朵颜色白净、轮廓分明,鼻梁有肉,唇色红润……这是再标准不过的旺夫相。

  难怪程祯娶她之后能够高中状元,可惜啊,他竟为马氏弃此妇,他的损失大了。

  他身为王爷的资深幕僚,怎能不替自家主子爷争取这么好的女子?

  他拱手躬身道:「陆姑娘,老夫是王爷的属下,大家唤我文二爷。」

  「文二爷。」

  陆溱观也审视对方,此人目露精光,一张笑脸看似亲切,实则深沉,这种人不会普通平庸,是贺关身边的重要人物吗?

  「老夫过来,一则是感激姑娘的救命之恩,王府上下人人都感念姑娘恩情。」

  「这是身为大夫该做的事。」她不居功。

  文二爷微微一笑,续道:「昨天姑娘亲眼看见的,不少大夫临阵脱逃,个个都怕担上责任,可没人像姑娘如此仗义。」

  「趋吉避凶乃人之常情。」

  「没错,他们那是人之常情,姑娘这可就是再造之恩了。」

  「文二爷客气。」

  「另外,在下有一事想要请教。」

  「文二爷请说。」

  他从怀里掏出紫色药瓶道:「听闻此药是姑娘亲制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不知姑娘与莫老怪有何关系?」讲到这里,他整个人兴奋起来。

  「那是我娘亲的师父,曾经在家里住过几年。」

  「所以姑娘是莫老怪的亲传弟子?」

  「师公说这样会乱了辈分,不肯认我为徒,但确实手把手教过我制毒制药。」师公老爱摸她的头,说她有脑子、有天分。

  所以马茹君够傻也够大胆,若是自己一个心性不定,她有十条命都不够用。

  这话听得文二爷小心肝颤个不停,手把手……几年啊……那她得有多大的本事?

  「太好了!那么这事非得姑娘出手,才能防止一场祸国殃民的大灾难。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陆溱观不解,她哪有这么大的本事?

  然后文二爷开始演讲了,从若干年前的东宫之争起头,讲到贺盛、江湖人……一桩桩说得仔细而清楚。

  季方的口才好,顶多是说书人等级,能够讲得高潮迭起、扣人心弦。

  文二爷的口才好,是谋士等级,扣人心弦算什么?他能把死的说成活的,能动摇人的意志,他要是有那份心思,鼓动军队叛变都是小事,所以心地善良的陆溱观怎么扛得住?

  目前满府上下最想做的事,是将贺盛大卸八块,不对他动手,不是因为害怕他身分高贵,而是要留着他钓鱼,把那群丧尽天良的匪类统统变成死人!

  「……姑娘可不可以帮老夫这个忙?」他满怀希望地看着她。

  陆溱观皱眉,她曾对师公说:我不爱学害人的玩意儿。

  师公回答:谁说害人的玩意儿不能救人?

  那时候她年纪太小,不懂师公的话意,现在……望着文二爷,她有些明白。

  倘若毒物能抑制某些人的蓬勃野心,让百姓不必遭受战争流离之苦,是的,害人的玩意儿确实可以救人。

  在文二爷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动下,她点头道:「可以。」

  她肯定的回答让文二爷吞下一颗定心丸,他道:「多谢陆姑娘,另外还有一事也想请姑娘帮忙。」

  「文二爷请说。」

  「此计若成,王府必将迎来一场动乱,王爷伤得严重,禁不起再一次危险,我们必须将王爷和小世子送出去,老夫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可行,不知姑娘可否收留王爷和小世子几天?」

  他的屋宅多到可以半买半相送,怎会找不到可以暂住的地方?

  陆溱观看着文二爷笑得像狐狸的双眼,她知道她应该反对的,可是又听到他说——「爷的伤需要人照料,一事不烦二主,只能求姑娘辛劳些。」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