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寻 >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目录  下一页


爷儿不敌娇娘子(上) page 6 作者:千寻

   
  照理说,应该往南方走的,但再危险,她都得回京一趟,因为老宅里有公公想要却遍寻不着的东西。

  偏偏她漏算了天气,这场大雪让她一路行来,加倍艰难。

  「娘累吗?」水水软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  「不累。」

  「水水自己走。」

  「不行,水水年纪小,湿了身子很容易生病。」

  「娘湿了身子也会生病。」

  「娘是大夫呢,大夫会知道自己身子的,水水别担心,给娘唱首歌吧。」

  「水水唱歌,娘就不生病了吗?」

  「是啊,人的精神好,就不会生病。」

  「那水水给娘唱。」

  水水唱了,是她的外婆教给娘、娘又教给她的歌儿。

  我的宝贝宝贝,给你一点甜甜,让你今夜都好眠,

  我的小鬼小鬼,逗逗你的眉眼,让你喜欢这世界,

  哗啦啦啦啦啦,我的宝贝,倦的时候有个人陪,

  唉呀呀呀呀呀,我的宝贝,要你知道你最美……

  甜甜嫩嫩的声音在耳边回荡,陆溱观听着、想着,彷佛又回到童年,回到娘的怀抱。她是娘的心肝宝贝,是娘付出所有都要放在掌心宠爱的珍宝。

  扬鞭快马,贺关带着儿子一路从蜀州赶往京城。

  说起来,当今圣上一直想把贺关留在身边,可他不愿意,毕竟多年费尽心力经营的蜀州,如今已是一片欣欣向荣,繁华不亚于京城。

  凡是大好男子,心中都有一片锦绣江山。

  那年贺关策马扫荡匈奴,从边关退下来之后,一直想做点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,那是他的野心,他的野心不是当皇上,而是造福百姓,名垂青史。

  几年下来,他办到了,他有治世大才,他是百姓众口交誉的好王爷。

  其实当年他请旨求皇上封他为蜀王,皇上并不乐意,蜀州太落后贫瘠,百姓少、生活难,别说赋税,每年朝廷还要拨款纾困。

  身为皇上的同母兄弟,且贺关曾一心扶持、助皇上顺利坐上龙椅,不管是哪个理由,皇上都不可能把蜀州封给他。

  但贺关坚持,他领着一队军中兄弟,前往蜀州。

  一到地方,他立刻卷起袖子开始做事,他鼓励农桑、建立商行,兴建櫂都、历都、闵都等几个大都城,他提供铺子让百姓居住行商。

  有钱赚,自然能吸引更多的百姓聚集。

  六年下来,原本贫穷、人口稀少的蜀州,现在每年的税收已居全国之冠。

  往年都是接近年节,贺关才会进京,但今年提早一个多月,有两个原因,一是皇太后年中一场病,身子不如往昔,几封书信往来,心疼母后一世劳碌的贺关终于点头,愿意迎娶王妃,便趁着过年返京,见见母后择定的女子;二来,他打算把都市规划的成功经验带给皇上。

  多年前,曾经有人教导过他,国家的兴盛与衰败只在一件事——经济。只要百姓生活富足、人人有饭吃,就没有人肯造反。

  六、七年前,夺嫡之争正值关键,当时朝臣都认为最有可能继位的皇子有两个,一个是三皇子贺盛,他的母亲明妃深得先帝宠爱,另一个是在马背上建立无数功劳的贺关,至于现在的皇上贺镇,先帝连考虑都没有考虑过。

  然而先帝曾亲口说过:马上建国、马下治国。

  闻其言可知,即便贺关立下再大功劳,先帝都不会把帝位传给他。

  确实,先帝相当不喜欢贺镇和贺关的生母德妃,更不喜欢德妃的娘家马氏,连带的两个儿子便也瞧不上眼,即使贺镇仁慈睿智,有治国之才,即使贺关文武俱佳,能开疆拓土、有建国之能。

  那时贺关战无不胜,边关百姓封他为战神,他把穷凶恶极的匈奴打回大草原还不肯歇手,上书朝廷,要深入草原内陆,将数名匈奴大将彻底消灭。

  奏折传入京城,朝廷中,主战与主和两派吵翻天。

  贺盛自然主和,万一真让贺关把那些匈奴大将歼灭,朝廷迎来的将是边关三十年和平,这是多么巨大的功劳啊!贺关绝对会被写入史书,朝中官员、平民百姓绝对会拥戴贺关入主东宫。

  贺盛不容许这种事发生,于是他在贺关妻子身上下毒,而她那时正怀着孩子。

  外头传言,七皇子和皇子妃情感深厚、鹣鲽情深,为妻子,七皇子不纳侧妃、不要妾室通房。

  贺盛深信,七皇子妃将亡的消息传到贺关耳里,他会放弃计划,赶回来见妻子最后一面。

  谁知贺镇找上陆医判,而他能解此毒。贺盛恨极,却无法阻止局势发展。

  贺关带着大军赶回京城时,虽然儿子诞生、后来妻子仍亡故,但他也立下不朽功勋。

  妻子死去,贺关未再续弦,先皇骤逝,新帝登基,德妃在后宫熬过多年,总算熬出一个完美结局,可贺关的婚事始终悬在皇太后心中。

  原本贺关不打算赶路,但儿子半途发病,他不得不日夜兼程,回京城寻医。

  马队匆匆在官道上奔驰,他一心计算着时辰,可这时……

  我的宝贝宝贝,给你一点甜甜,让你今夜都好眠,

  我的小鬼小鬼,逗逗你的眉眼,让你喜欢这世界……

  贺关微怔,这样甜甜软软的歌声,瞬间勾出他记忆里最深的那块区域,曾经有个小女孩也用相似的歌声唱着相同的歌,唱完后,满脸喜悦地问他——

  糖果哥哥,好听吗?

  好听啊……再没有比她更好听的歌声……

  于是在快马行经妇人身边时,他侧眼回眸,顿时心一抖,他直觉地猛力拉紧缰绳,骏马临风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扯住,嘶鸣一声,高高扬起前蹄。

  贺关居高临下地望着陆溱观,深邃的眸光中,有着厘不清的情绪。

  陆溱观仰头对上他的视线,顿时,她感觉到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蒸腾着、翻涌着,想要破膛而出。

  她试图抓住这个感觉,试图弄清楚原由,可是无法……

  「去哪里?」贺关问。

  他莫名其妙的问话,让被莫名其妙感觉困住的陆溱观无法回答,她还在思考、还在努力寻求解答,为什么向来清晰的脑袋会在此刻混浊?

  水水却想也不想,甜甜地说:「我们要去外婆家。」

  贺关点点头,接着抛出更莫名其妙的话来,「上车?」

  陆溱观努力镇定心绪,好不容易逼迫脑袋拉出两分清晰。

  上车?什么意思?要送她们一程吗?

  她眉心微蹙地望向他,此人穿着不俗、气宇非凡,眼神正直而诚恳,这样的……陌生人,应该可以信任吧?

  她看看车队,前后有三十几人,如若他真想对自己不利,不需要徵询她的意见。

  她累了、她要进京、她需要一部马车,至于信任这种事,该怎么说呢?她信任程祯十几年,到头来落得此番结局……

  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露出一丝带着讽刺的自嘲笑意。

  很快的她又镇定心绪,回道:「我们要进京。」

  贺关点点头道:「顺路,上车!」

  他的话很少,但简短的四个字,却让她相信,自己会安全到达目的地。

  「多谢。」陆溱观背着水水上车,车厢很大,里头只有一个小男孩和穿着婢女服饰的女子,那婢女见她上车,连忙迎上前,帮着把水水抱下来。「多谢姑娘。」

  「我叫盈袖。」她倒来两杯热茶递给母女俩。

  喝过茶,陆溱观觉得身子温暖多了,疲惫似乎也舒缓了几分。

  盈袖拿出干布给陆溱观。「擦擦吧。」

  「多谢。」

  擦干身子,舒服多了,只是……她们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男孩却没有半点反应,始终睡着。

  陆溱观凑上前,发现他的脸上有不正常的紫气,问道:「我可以看看他吗?」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