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舒莉 > 额驸万福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额驸万福目录  下一页


额驸万福 page 10 作者:舒莉

   
  忽然间,他又记起了那日的书房暖阁。

  冬日东窗下,两人一起读经,她念的正是这首〈子矜〉,见了诗序心有疑问,于是问自己,诗者是君王或是女子,思念的是贤才还是男子?

  他回答她是君王渴求贤才,可是她却又念了一次「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」,然后怯怯告诉自己,她认为这诗是女子在思念男子。

  那一刻,他忍不住动容,忍不住探头吻了她。

  随着回忆,他缓缓弯下身,久违地轻吻她白洁无瑕的耳贝,接着是她的耳垂,她滑若丝绸的皮肤——

  她不觉动了动,微启的娇唇迎向他,勾惹得他毫不迟疑地含住她的娇柔。

  刚开始他只是想润泽着她微干的唇瓣,然而她却像吃了自己喜欢的干果,令他无法自制,想撬开她的贝齿一探究竟。

  睡梦里,彷佛也正梦见他,只见她忽然绽笑,给了他进犯的绝佳机会。

  他柔柔诱哄她的小巧舌蕾,弄得她搞不清楚是不是在梦里,只是贪婪地伸手想抓他的衣裳。

  拉起她的小手圈在颈上,他轻捧起她的脸,更热烈地吸吮着她的甜蜜,不再让她以为一切是梦。

  明玑攥紧他的绸衣,终于奇怪地睁开眼,眼儿朦眬地看着面前的人。

  「额驸……」她吓到,娇颜立即撤开他的掌控。

  有些遗憾地眯下眼,他随即微笑。「你怎么在桌前睡着了?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她看了下桌面,自己昨夜的墨迹还在桌上呢。

  「在等我?嗯?」趁势接近她,他又偷到了她唇边的蜜露。

  她的脸儿瞬间燃红。「我……我刨了干果,因为怕绿豆偷吃,所以……」

  他没听清楚。「谁偷吃?」

  「不……」她怎么可以把绿豆供出来?「我怕殿神偷吃……」

  「所以你就自己先吃了?」他闻到干果香,忍不住又用唇顶了顶她的,要她再像刚刚一样迎合自己。

  气息浑浊,视线暧昧,明玑分不清楚是梦是真,只是本能地贴上他的温热,给他带领自己重温旧梦的机会。

  四肢交缠,他如获至宝地迷醉于她难得的忘我,两人之间的热情让他解开了她薄薄的白素绢衣,触碰他至今还未能探访的敏感娇躯……

  「格格!格格!」绿豆忙不迭地冲了进来。「听说额驸回来了……」

  咦——额谢怎么在房里?

  明玑羞得不敢见人,只能把脸埋进鄂士隆的怀里,好让丫头看不到她衣衫不整的模样。

  鄂士隆忍住情欲,好不容易镇定地回过头,对冒失的绿豆交代。「格格醒了,还不快去给格格端水盥洗。」

  「呃……是。」绿豆再笨也知道坏了事,赶紧转身跑了。

  回视怀里的人儿,见她吓得僵直身体,他又忆起数年前吓到她的事,无声地叹口气,抱起她薄如纸片的身子。

  「额驸——」

  「我带你回床,你再睡一会儿。」在柔软的床被间放下她,他为她拉起锦被,盖住她单薄的娇躯。

  当他站直身时,明玑舍不得地问:「你要走吗?」

  真是,都叫奴才来了,他能不走吗?

  鄂士隆伸手抚她的粉颊,对她笑了笑。「我得去换件衣服,等等还得上朝。」

  这下,她可没理由拦他了。「那……你把干果带着吧!」

  收下她的好意,他恋恋不舍地吻了下她,这才一扬青色长袍,离开她的房间。

  明玑的赧色也在他离去之后转为落寞,虽然目光明亮,眉眼间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惆怅。

  为什么……每当他们很接近的时候,那种甜蜜却很快又离开,只留下这种淡淡的暧昧余温呢?

  不自觉抚着他吻过的唇,她知道即便只是余温,也足以让她回味一世。

  第4章(1)

  退朝之后,当鄂士隆进入上书房的值班房,一个不速之客也随之而来。

  「和硕额驸!」

  鄂士隆闻声转身,立即抬手作揖。「富祥大人,近来可好?」

  「好。」富祥蓄长胡,长相粗迈,表面是豪气之人,但背地绝非君子之徒。「许久未见鄂大人,不知他在两广可好?」

  「蒙大人关切,两广是家父的家乡,他老人家早是思乡心切,再说家父患有咳症,两广天气温暖,对他的病很是有益。」

  「这么说,若是皇上改日让他回京赴重任,他想必也是不肯喽?」

  鄂士隆微笑再揖。「重任岂是人人能担?谁不知道富祥大人才是皇上的心坎,回京重任,自是得由两江总督先为。」

  富祥乐笑。「心坎这词可不对,那是后宫的想头,我富祥一介满州武夫,没有写字作诗的本事,也只有这一身武艺,能为皇上尽开疆护土之职。」

  鄂士隆听出他话里的心眼,笑得更深。「富祥大人的能力,自不是士隆这样的文人能比,我虽曾练武,但也就这上书房侍卫的虚衔,哪比得上富祥大人辟疆的功劳?」

  当年父亲会与富祥交恶,除了富祥是满臣,父亲是汉臣之外,最重要的原因是父亲不擅辞令,亦看不起富祥这种腹无见识的莽夫。鄂士隆深知其故,所以每当狭路相逢,他知道得让富祥一阶,免为父亲再起争端。

  然而两家势如水火,本不相往来,今日富祥却突然亲来拜访,也让鄂士隆心起警讯。

  富祥佯装关心。「不过额驸,我说你这地方可真难找,一个堂堂额驸,值班房却在这西殿偏角,这会不会太委屈你了?」

  「当然不会。」鄂士隆表现坦然,大方以对。「我徒领虚职,有一屋可蔽雨已是莫大隆恩,哪能说是委屈?」

  富祥见屋里几窗明净,却空荡得毫无额驸的派头,随即一笑。「你幸运娶了公主,却只有这种待遇……额驸,这可不是你当初的想头吧?」

  「富祥大人,迎娶公主时,士隆只是个孩子,不懂什么想头不想头的。」鄂士隆乘机转开话题。「对了,听说您的公子富伦多将要娶亲,是索家的格格没错吧?」

  富伦多是富家的独生公子,当初若不是先皇偏爱将明玑另行指婚,他本该是和硕额驸。

  富祥敛眼,很快又恢复笑容。「是索家的格格没错。」

  「士隆恭喜富祥大人,能与国丈爷成姻亲,这是天作之合。」索家格格听说个个才色出众,其中一个如今是中宫皇后,能与国丈府结为亲家,自然是值得恭喜的事情。

  但鄂士隆这段恭贺话,在心有疙瘩的富祥耳里听来,却像是在嘲笑他当初无缘成为皇亲,如今只能与国戚攀个姻亲关系的暗中箭。

  「谢额驸贺喜,今日来讨额驸这句贺,也够了。」富祥心中不悦,便作势告辞。「不打扰额驸值班,请你到时一定来喝小儿的喜酒。」

  走出值班房,富祥一路步至殿外宫廊,才回头恨恨瞪视书房一眼。「混帐东西!得了便宜还敢在老子面前卖乖?」

  一旁的亲信进言。「大人,这鄂家额驸摆明拿你笑话,果真嚣张。」

  「我与鄂海有几十年为官的心结,我看他鄂家不顺眼,他们也看不起富家,只因他如今是额驸,自然有气焰可嚣张。」

  「大人,这额驸不也是从您手上抢过去的吗?」

  「哼!鄂士隆,你别得意,我富祥报仇是十年不晚,我得不到的也会要你吐出来,等着吧!」富祥只要想起当年害富家娶不着公主,便永无机会成为皇亲的鄂士隆,心头就恨得痒痒。「对了……」

  「是,主子?」

  「要你买通君家当家为鄂海图贡之罪作证的事,办得如何了?」

  「这事还差一点,那君家老头是死顽固,说是打死不从。」

  「弹劾的折子都上了,这事绝不能出错,那君家当家若敢不识相,就想办法毁了他们君家织绣的招牌,看他从是不从!」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