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寻 > 温柔娇娘惹不得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温柔娇娘惹不得(上)目录  下一页


温柔娇娘惹不得(上) page 2 作者:千寻

   
  他逼迫自己迅速成长,风流纨裤的四皇子死去,勇敢无惧的燕将军取而代之,他见过历钧练兵,那种不要命的练法,让人触目惊心。

  “徐皎月那样干净纯粹的女子,不适合后宫,就算她最后顺利成为太子妃,也无法在东宫安然生存,她的悲剧是从被选为皇子妃那天就注定了。”

  童氏没有徐皎月那样一颗玲珑剔透心,但她圆融世故,懂得妥协,这种人才能在后宫如鱼得水。

  “她因我而死。”燕历钧固执。

  “六年了,足够让许多事烟消云散。”

  燕历钧苦笑,散不了的,那道伤口太深太重。“大哥帮我,我不允许梅雨珊走上同样的路。”

  “发生这种事,就算错不在她,父皇也不会松口,梅雨珊想当王妃是不可能了,但我会去梅府一趟,若梅相爷愿意让女儿为妾,有你护着,至少可以保她一世平安。”

  虽然梅雨珊仍是完璧,但名节已毁,这样的女子怎配得上老四?

  何况他暗地查出,梅府二房与燕历堂有所勾结,日后事发,倘若梅府二房在当中插上一脚,恐怕连梅相爷都很难全身而退。

  到时失却名节的罪臣之女,又怎能配得上皇帝爱重的肃庄王?

  眼下他能做的是——抢在燕历堂生事之前,将梅雨珊抬进王府,方能了却老四心事。

  “可以。”燕历钧妥协。

  “我知道你一直在查徐皎月那事的幕后黑手。”太子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我找到证据了,虽然无法直接证明是老三的手笔,但他脱不了关系。”

  “怎么找到的?”燕历钧诧异。

  “霍骥从冀州传来信息,老三与江湖人士勾结,我派出一批人分头调查,查到不少惊人内幕,不光是徐皎月事件,还有一群死得莫名其妙的大臣,他与宫卫统领李捷的暗中交易,以及……”沉吟片刻后,太子凝重道:“我猜测,父皇在早朝时昏倒,与那个江湖组织有关。”

  闻言,燕历钧道:“那还等什么?我们去父皇跟前揭发他。”

  “父皇仁慈宽厚,老三狡猾多辩,他做的每件事都留了一手,到时他若是推人出来顶罪,你愿意他全身而退?”只怕到时还会被反咬,日后再有可扳回一城的证据,父皇都要对他们抱持怀疑态度。

  “难不成有了证据,还要放过他?”

  “老三的罪名必须是板上钉钉,必须是……”

  脑袋转过,燕历钧道:“即使父皇想饶他一命,律法也不允许的大罪!”

  律法也不允许的大罪……

  目光相对间,两人异口同声道:“逼宫。”

  “怎么做?”燕历钧刚问完,随即又说:“逼迫他,让他觉得再不动手,便永远不能坐上龙椅。”

  太子点头。“再给他制造一个迈向成功的大好机会。”

  徐皎月之死、暗杀朝臣、私下结党、与李捷交易,再加上培植江湖帮派……燕历堂已经做了这么多事,让他就此歇手,岂能甘心?

  这些年来,在皇妹燕欣然的帮助下,他们与霍骥联手,屡建奇功,而自己也顺利受封太子,入主东宫、参与朝政,眼看着民心归顺、百官臣服,他这个太子位置越稳固,燕历堂就越没戏唱。

  倘若让老三就此休养生息,待日后再寻机起事……日日防贼太辛苦,不如推他几步……

  “大哥指的机会是?”

  “父皇龙体欠安,为考验我的本事,打算让我临朝听政,若是让老三从太医那里听到一点消息……”

  燕历钧接话。“父皇若是驾崩,就得由身为太子的大哥接位,他必须抢在那天之前行动。”

  就算不逼宫,也得逼得父皇下传位诏书,否则多年的谋划,岂不是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?

  “目前你手中控有京畿军队,你在京城一日,他就不敢轻举妄动。老四,想不想出去散散心?”

  燕历钧勾勾眉头,回答,“未婚妻被抢,本王心情恶劣,自然要出京散散心。”

  “去冀州吧,看看咱们的欣然妹妹。”

  “好啊,顺便看看霍骥那家伙,有没有本事挽回欣儿的心?倘若他不行,我可以帮着使力气。”

  “见到人之后,把京里的消息传给霍骥,便悄悄回京。”

  一击掌,他最喜欢回马枪了,他要杀得燕历堂措手不及。“大哥留在京城,别忘记适时给他添点柴、烧几把火。”

  “这是当然的,他不把动作给搞大,父皇怎会相信,他那不争功名、恬然寡淡的三皇儿野心如此之大。”太子搭上燕历钧肩膀,笑得满脸贼。

  “我相信大哥能逼得他跳脚。”

  “永远别怀疑我烧火的本事。”他挺欣赏热锅蚂蚁跳舞呢。

  竹篱茅舍,白花花的阳光照在金黄色的丝瓜花上,蜂蝶在花丛间汲取花蜜,风阵阵吹拂,带来清凉。

  不大的院子里,除攀藤丝瓜之外,还种着一棵玉兰树,树干很粗,树却不太高,约有一个半人高度吧,每到花季,玉兰花的香味充斥着屋里每个角落。

  有七间房舍,都不大,最左边那间与其他六间没连在一起,上头挂着小小的木匾,写着“终屋”。

  右边的六间房分别是药房、绣房、书房以及三间卧房。

  屋宅后面有厨房、柴房、一口井,剩下的地方养一窝鸡,种两畦菜蔬。

  这个家的组成分子是三个女人。

  冉莘,二十一岁,未婚,长相……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,如果换下荆钗布裙,说她是皇后娘娘,会有不少人相信。

  冉木槿,十八岁,也未婚,身量比一般女子都高,样貌清秀,颇有几分英气,刚搬来的时候,她经常女扮男装,扮演家里的男主人。

  目的?当然是用来唬人,家里有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多麻烦,要是没有男主人,每天得花多少时间应付媒人婆?

  幸好冉莘的“手艺”渐渐传出名声,由于她的手艺过于惊人,现在就算有媒婆必须经过她家门前,也会想尽办法绕远路。

  而家里的第三个组成分子——冉雨点,五岁,同样未婚。

  明明都是姑姑,她喊冉莘姑姑,却不喊木槿小姑姑,这件事曾经引起木槿严重抗议。不过也许侄女肖姑这话是真的,因此她眉眼像、鼻唇像,连说话口气、神态通通像极了冉莘。

  由此可以推论,若干年后,上冉家求亲的媒人,定会盛况空前,前提是——她没继承姑姑那门手艺。

  照理说,三个女人独居在村子偏远角落并不安全,好歹该养几条狗看门,以便在危险发生时,汪汪几声做为示警,但她们没有。

  因为她们养了一只鬼。

  会飘、会飞的鬼,他不但能够在危险发生时,尽快通知主人,还会丢东西吓唬人,功用可比只会汪汪叫的狗好得多。

  辰时正,木槿在绣房里忙着,针上针下,飞快穿梭,她的绣工不敢说是大燕朝排行第一,但前三名肯定有。

  别问她师承何人,木槿那手功夫是打娘胎里带来的,两句指点、一本秘笈,她就能琢磨出双面绣这种高难度绣法,这种本事哪是靠勤学能够得到的?

  点点正在房里练字,书房是除终屋之外空间最大的屋子,有两面墙都排满书柜,藏书好几百册,让人怀疑她们是不是把赚来的银子全花在书本上头。

  许是家庭氛围吧,点点最喜欢的是听大人念书,最爱的玩意儿叫做纸笔,最热衷的游戏是认字,或许也是打娘胎里带来的本事,她的画呀……没人相信,那是出自五岁孩童的手笔。

  木槿绣花、点点练字,那冉莘呢?她正在终屋里忙碌着,目前木槿赚得不少,但维持家中生计的依旧是冉莘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