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千寻 > 温柔娇娘惹不得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温柔娇娘惹不得(上)目录  下一页


温柔娇娘惹不得(上) page 7 作者:千寻

   
  “还真敢讲,你要是学上两成就了不起啦,也不看看你家师父是何等人物,‘真传’有这么随便的吗?”

  “话是师父说的。”要不,她怎么能“学成下山”?

  “我说你就信?”

  “师父从不说谎。”

  “这又是谁告诉你的?”

  “木槿说的。”

  师父叹气,怎么收了两个实心眼的徒弟,幸好她死得早,要是把点点也收进门,那她还要不要活?

  “我不也说过,等你把点点和木槿嫁掉,就可以回山上。你想,我会不会说谎?”她得意洋洋地看着冉莘,好像说谎是件丰功伟业的大好事。

  “换句话说,师父从没打算让我回去?”

  “对啊!不都说了,你是福禄富贵命咩。好啦,事情交代完毕,师父要走罗。”

  “师父,您怎么可以骗我?”冉莘不敢置信。

  这让当师父的怎么回答?揉揉鼻子,她语重心长说:“好徒弟啊,师父这个不叫骗,叫做善意的谎言,为师都是为你好。”

  不等冉莘反应过来,师父飘开三尺远。

  “师父!”突地,她扬声大喊。“我找到第二个‘易容’的受害者,我一定可以琢磨出解毒的法子。”

  冉莘的话留住师父身影,她轻飘飘转身,眼底净是温柔,这样灵秀的孩子,要是能在手下多教导几年,她肯定成就非凡。

  “别琢磨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她不但要找到解法,还要查出是谁对师父下毒手。

  “因为解法太残忍,别碰了吧。”

  “不管,我就是要弄清楚。”

  “真那么想要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九月九日,答案藏在师父的机关里。”

  白衫女子莞尔,身影慢慢在冉莘眼前消失,彷佛从未出现过似的。

  望着无垠的黑夜,是无雪无冰的季节,她却像被冰层封住,冉莘沉重地往回走,又一次……她被抛弃……

  倏地张开双眼,她从昏睡中醒来。

  大大的眼珠子四下转动,她不动声色地看着四周。

  这是间简陋却干净的屋子,一桌一柜一床,还有一个小小的木架子,架子上放着脸盆和毛巾,架子左边的窗子不大,一方太阳射入,在泥地上印出一束金色光芒。

  她怎么会……在这里?被绑架了吗?

  她试着搜寻记忆,先是接到校长的电话,身为农艺系教授的她,搭上外交使节团的飞机前往友邦国家,她漏夜整理报告,准备利用一整个暑假时间指导友邦农业技术。

  她有点想吐,应该不是晕机,再远的飞机都搭过,从没出现过这种状况,她怀疑胃溃疡再度复发,所以没吃飞机餐,后来空姐送来开水……

  想起来了!一阵无预警的强烈摇晃,空姐摔倒在自己脚边,她好心弯下腰,想把空姐扶起来,没想到她也摔倒,头重重地撞上某个东西,然后……

  “姑娘,你终于醒了。”

  四十几岁的妇人进屋,手里端着汤药,她靠近床边,将梅雨珊扶起,细细地将一碗药全给喂了。

  喝过药,她想问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没想到一开口,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。

  妇人走到柜子旁,从里头拿出包袱,轻手轻脚放在床边,道:“姑娘,夫人给你备下金银细软,等你身子好些,尽快离开京城吧,往后别想着家里,好生过日子。”

  听不懂,她不理解对方在说什么,只是莫名地眼泪狂泻。

  怔怔看着眼前妇人,心中浮现“顾嬷嬷”三个字,她吓一大跳,怎会认得?

  她来不及动作,却见顾嬷嬷一把将她抱进怀里,在她耳边低语。“我的好姑娘,千万别怨夫人,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的性命。

  “梅府家风高洁,却出这等事,若非肃庄王把姑娘救回来,几房老爷根本不希望姑娘重返家门,人心自私,府里还有那么多位千金未嫁……”

  顾嬷嬷叨叨絮絮说着,她一点一点揣摩话意,不过听了半天,依旧不懂。

  最终,顾嬷嬷握住她双手,认真说:“姑娘,夫人什么都不求,只求你好好活着,她已发愿长斋茹素,万望姑娘平安。”

  紧接着再次拥抱后,她转身离去。

  门板呀地打开,又呀地关上,她颓然躺回床板,三魂七魄像丢了大半似的,脑袋一片模糊。

  后知后觉的她,想起了什么,猛地下床,赤脚跑到脸盆旁,盆里有七分满的清水,她对着清水一照,天!那么稚嫩的小脸,她低头看看衣服、袖口,看看屋梁、看看左右,她……穿越了?

  严重惊吓,怎么会这样,是幻觉吗?

  不由自主地,她跌坐在地板上,瘫痪似的,怎么都站不起来。

  她没有动脑筋,事实上,她也动不了脑筋,因为脑浆凝结,因为穿越这种事,并非正常人可以理解,因为……有东西一点一点、慢慢钻进她的脑袋里……

  太阳从西方落下,月亮从东方升起,金黄色光束被银色柔光取代。

  她没有移动,钻进脑袋里的东西越来越多,多到有爆炸感,纷纷乱乱的,许多片断故事在脑海中挤压、强行碰撞。

  她是梅雨珊,出生在梅府长房,父亲是宰相,她是被捧在掌心娇养大的嫡女,若干年前,皇帝赐婚与当朝四皇子。

  燕历钧很帅、很欧巴、很了不起,短短五年灭寇亡辽,敌人称他恶龙,国人喊他英雄,不久前他班师回朝,皇帝下令让两人举办婚礼。

  天公不作美,成亲前梅雨珊被匪徒掳走,幸好欧巴天神似的降临,解救可怜可爱的小公主,她没失身,却坏了名誉,原本要当王妃,出事后只能当婢妾,连个侧妃都构不到,实在太伤人自尊。

  但自尊值几个钱?她家亲爹别的不会,忖度时势擅长得很,否则四十岁的男人,连白胡子都还没长出来,岂能当上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宰相?

  梅雨珊恋慕英雄将军,虽然不满作妾,但事情已经发生,能长伴心爱男人身边,总好过连命都没了。

  偏偏几房叔婶为自家女儿着想,话里话外嘲笑讽刺,想她一颗掌中明珠,怎受得了这般刺激?忿忿不平,成日掉泪,梅雨珊弄得父母一个头两个大。

  然后,空白了,故事到此为止,没有后续。

  但梅雨珊死去,她穿越,表示梅雨珊真顺了其他几房叔婶和堂哥姊的建议,跑去上吊自杀?

  肯定没错,手腕没割痕,但喉咙很痛,痛到她无法说话。

  忍不住叹息,傻啊,人家逼就要死吗?这种无谓的自尊,怎能比性命重要?无知呐,蠢到极点呐,梅雨珊怎么看不出,发生这种事之后,燕历钧还愿意娶她为妾,理由只有一个——罪恶感。

  而那几房叔婶,哪里是为门风家规逼她去死,根本就是明白燕历钧的心思,打算把她逼死后,再从其他几房堂姊妹当中挑选一个出嫁。

  届时因为罪恶感,因为想补偿梅家,燕历钧肯定不会反对,而堂姊妹们就算当不成正妃,作侧妃也是赚到。

  她呀,怎么就蠢到乖乖跑去死?

  接下来的故事是顾嬷嬷帮她续上的。

  事情闹成这样,她却没死成,这下子梅相爷尴尬啦。

  嫁吧?女儿这副性子……在家里闹归闹,总还能压得下来,要是跑到肃庄王府去闹,可就没办法弥补了。

  不嫁?皇帝会怎么想?怎么,一个失节女子还能给咱家儿子暖床已经很不错了,还挑?想当王妃吗?要不要送把秤给你,回去量量你家女儿几斤几两重?

  最后梅相爷为家族前途,果断做出选择,他放出风声,女儿自被盗匪掳走之后,身心俱疲,无心求生,但求一死以证清白。

  本来是真打算二两砒霜、七尺白绫送走女儿的,但妻子不忍,偷偷让顾嬷嬷送走昏迷不醒的女儿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